登入 注册 申请链接 RSS: 日志 | 评论 编码:UTF-8 XHTML 1.0
| |
下面就是我们这些捐款人捐款的去向,有80%流向了go-vern-ment账户,还有20%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吃喝嫖赌用完了!!!!!!!

南京一个名叫徐超的乞丐,把自己讨来的零钱兑换成百元大钞,塞进街头的募捐箱;上海一个外企白领从自己的工资卡上汇出1000元;北京一家报纸的总编辑取出10000元捐作特殊party费……

  去年“5·12”汶川地震之后,类似这样来自全国各地、各式各样的抗震救灾捐赠款物,截至今年4月30日,总数达到了767.12亿元(其中捐赠资金约653亿元,物资折合约114亿元),被公认创下“中国捐赠史的新纪录”。

  在这个庞大的数目一天天累积的过程中,有些疑问被反复提及:这些钱物流向了哪里?

  最近,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一支团队对这些问题进行了研究。根据他们为期半年的调研,这些来自公众个人或企业腰包的钱,极可能80%左右流入了go-vern-ment的财政专户,变成了go-vern-ment的“额外税收”,由go-vern-ment部门统筹用于灾区。

  这个数据,在这支团队的负责人邓国胜看来,很值得玩味。在不少西方国家,救灾时go-vern-ment一般不接受民间捐赠,即使接受了,也会将钱交由民间组织去花。但在中国,事情显然不是这样。

  在80%这个数字背后,这位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的副教授看到的,是一种不容乐观的现状。这是一个隐忧,虽然未必刺激公众神经,却关乎这个国家正在发生或正要发生的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。

  被go-vern-ment垄断的民间资源

  许多人愿意用“井喷”这个词,来形容去年那场大地震激发出的公众捐赠热潮。有数据显示,仅仅去年5~6月,在上海、北京和重庆这些城市的市民中,每10个人里就有9个为抗震救灾捐赠了款物。

  这些钱也许是通过单位的工会捐了出去,或许是塞进了某个公益机构在路边设立的一只不起眼的捐款箱,或许是通过party组织的特殊party费交到了中央组织部,又或许是通过银行或者邮局汇进了某个公益组织的募捐账户……

  这些钱在全国无数个账户之间流动,最后,有一半以上直接进入了go-vern-ment的账户内。这其中包含了全国数千万party员捐赠的特殊party费、各地省级人民go-vern-ment直接接受的捐赠、以及民政部设立的抗震救灾专户。

  准确地说,在邓国胜及其同事的调研中,截至去年11月,全国捐赠的资金为652.5亿元,其中go-vern-ment直接受捐约占58%,约379亿元。这笔钱,毫无悬念地,由go-vern-ment部门来使用。

  如果说这是“蛋糕”最大的一块,那么第二大块,则是流向各地红十字会、慈善会以及地方公募基金会的捐款。这一部分占了约31%,约199亿元。

  尽管根据国务院下达的文件,这笔钱原本可以由这些地方性公益组织自行安排使用,但是邓国胜团队在对全国7个省(市)进行的抽样调查中发现,这些捐款中的大多数,最后仍然交给go-vern-ment部门去使用了。

  这一比例究竟有多高,邓国胜的团队没有给出确切的数字。但在调研中,他们拿到的事实是:在这些省份,这些地方性公益组织募集到的捐款,除去不多的必须按照捐赠者意愿进行使用的定向资金外,非定向资金大多转入当地go-vern-ment的财政专户。

事实是:有些省份,非定向资金必须要求转入go-vern-ment财政账户。有些省份,这些组织可以对受捐资金留有一些使用权,不用全部转入go-vern-ment的财政专户,但通常需要和地方go-vern-ment一起到灾区开展援建项目。还有些省份,即使不用转入go-vern-ment财政专户,但也仍然由go-vern-ment统筹使用,然后从这些民间组织报账。

  事实是:有些省份,就连这些公益组织募集来的定向资金,也都要强行转入go-vern-ment财政账户,由go-vern-ment按照捐赠人的意愿来使用。

  事实是:在少数承担了灾区援建任务的省份,当地go-vern-ment用于对口援建的资金中,竟然一半以上来自社会捐款,只有不到一半来自go-vern-ment财政。还有些省份,这一比例甚至更高。

  现在,这块全国救灾捐赠资金的大“蛋糕”只剩最小的一块,流向了中国红十字总会、中华慈善总会和16家全国性公募基金会。流到它们盘子里的,只占整个救灾捐赠资金的约11%。在邓国胜团队绘制的表格里,只有这一块资金后面,注明的是“自行安排使用”。

  但这是怎样的“自行安排使用”呢?

  中国红十字总会、中华慈善总会这两家以往具有救灾募款垄断地位的“官办民间组织”,总共募集了约63亿元捐款。通常的方式是,两家机构将募集到的资金层层下拨到地方红十字会和地方慈善会。基层红十字会和慈善会往往执行能力弱,在有些地方,甚至只是县卫生局或民政局下属的一个科室。无论是为灾民建房、盖学校,还是盖医院,通常,资金最终还是流向了地方go-vern-ment,地方go-vern-ment成为项目的实际执行者。

  这是一条逆向的资金流动。难怪“希望工程”创始人徐永光会感叹说,国际上通行的是go-vern-ment购买NGO(非go-vern-ment组织)的服务,比如美国go-vern-ment购买NGO服务的款额是民间捐赠总额的1.5倍,但中国却正好相反,变成了NGO“购买”go-vern-ment的服务。“中国公募基金会向社会募捐后,都是和go-vern-ment合作做项目,在项目落实的时候,干活的都是公务员。”

  尽管没有更确切的数字,但据邓国胜粗略估算,全国来自社会和民间的抗震救灾捐赠,最后流向go-vern-ment、由go-vern-ment来使用的,极可能在80%以上。至少,在他的团队调查的几个省份中,这个比例很高。
作者:小白龙@御花园
地址:http://www.fanjunsky.com/post/-billion-yuan-donation.php
版权所有。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!


最后编辑: 小白龙 编辑于2009/08/13 13:08
Written on 2009/08/13 by 小白龙 [Miscellaneous] - Reads:3632 Comments: 1
zz8840504 Email
[2009/09/28 15:43]
dogdogdogdog
分页: 1/1 第一页 1 最后页

发表评论
表情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打开HTML<> 打开UBB
打开表情
隐藏
昵称   密码   游客可不填
网址   电邮   [注册]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